青衫Double

多数cp洁癖
楼诚 尊礼 盾冬 苏凰

bgbl都吃,偏爱HE
雷点多,性转生子bdsm为主,不一一说了

【尊礼】今天周防尊亲到宗像礼司了吗?

#偶像paro,微草淡

#前篇【1】


“这次的剧本里有许多‘近距离接触’的情节,所以不太可能请阁下来拍摄;毕竟你接到的剧本中从没见过感情戏的影子。”

“别说得好像你身经百战一样。”

 

接受完采访的宗像礼司直接和周防尊回了Homra,所有后续事务安排全权交给草薙出云和淡岛世理商议。布置好所有工作的草薙正打算邀请淡岛共赴一场晚宴,开场白还没说完又接到了一通来自国常路大觉的电话。

“这个时候来电话……抱歉啊小世理。”

“晚上好,是,是……”

 

宗像礼司担纲Kings之一的年度大戏正在紧密筹备之中。公布恋情的第三天,在酒吧二楼住了两晚的宗像终于整装被Homra内部专车送回屯所,记者火速赶往Scepter 4屯所进行对他第二轮集体采访。

第一轮的内容主要为他接到角色的感想与对剧中吻戏的期待。

“不,没有什么和他合作的欲望。”

“勉强可以请他去唱主题曲。”

“这与爱人无关。”

 

周防尊回到即将杀青的剧组继续工作,休息时边喝着草莓牛奶边看着采访直播,听完宗像的说法提笔在手边的合同上签了字。

 

开机仪式进行得异常顺利。第三话拍摄前夕,周防和宗像在休息室碰上了面。第一王权者的剧情刚刚进行到一半,他们还有大把时间。

“准备好了吗,二十四小时寸步不离地陪着我。”

“哦呀,阁下竟然入戏这么深,赤之王,周防尊。”

宗像的尾音上挑,是他心情愉悦时特有的语气。

周防正打算开口时突然听见有人敲门。他压下话头和宗像一同向门口看去,隔着门板听见了草薙的问话和淡岛在他身边听不清的私语。

“尊?”

“啊……宗像室长在吗?”

“那我和小世理就在外面等着了。”

 

“草薙出云,工作场合……”

‘Oui, mademoiselle.’

 

草薙出云背靠墙壁点了一根烟,和淡岛世理站在离门口几米之外的位置闲聊;虽然周防尊和宗像礼司都相信即使无人看守,这个充满情欲的吻也不会比现在有丝毫逊色。

周防和宗像肆无忌惮地亲了很久。周防单手撑着桌面,体型的差距使得宗像近乎全身被他拥揽入怀。他们唇齿勾缠、愈演愈烈,直到宗像几乎被周防揽着腿根坐上桌沿方才被迫停下。拇指擦过把自己和周防嘴角的亲吻痕迹一并抹净,宗像反手拨开了周防尊的肩头。

“果然,野蛮人的举动依然粗鲁得无可救药。”

“你不是也乐在其中吗?”

 

出门之后宗像重新戴了一次眼镜,抬头清晰地看见了逐渐站直的草薙和他身旁的淡岛。

“辛苦了,淡岛君。”

他一步不停地经过他们,又向草薙点了点头。周防跟在他身后,象征性地扫了草薙一眼。

淡岛低头应下,眼神特意避过了室长的双唇。

 

那是雪地里的一场戏,一天的室外工作以宗像放开周防衣领从他身上站起来的镜头结束。

晚上十点,周防正枕着自己的手臂靠在酒店豪华大床的床头。浴室门拉开的一瞬间放出腾热的蒸汽,水雾弥漫中宗像擦着头发赤足踏上地板,他的深蓝浴袍松垮得几乎垂挂在身上,腰带被随意挽了个结。出浴后的宗像愈发显得周身通透如玉,他把越远越模糊的视线投向一目十行翻看剧本的周防尊。周防的眼神在听到浴室门响的一刻早已离开了手中文字,余光从头到脚扫遍了宗像之后对上他似透着水光的紫色双眸。

“对于今天的拍摄,阁下有什么感受吗?”

反正早晚都能亲上。

“嗯?”

“啊?”

“阁下刚刚说话了吗?”

“没有。”

 

Kings在还有两集未播时收视率已经创下新高,德累斯顿集团特意在大结局播出前夕的发布会上安排了以周防尊和宗像礼司为主角的双人记者会。

在宗像极为严谨的回答与周防的“恩”声中,主持人提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桌面上只给他们留下了两根笔、两张纸。

“请两位各用三句话剧透一下最后的剧情吧!这两张由主演亲笔书写的……”

他们在落笔之前不约而同地看向彼此。在周防的笔尖划下硬朗的第一笔时,宗像扶了扶眼镜。

当两人几乎同时双双停笔,片刻沉默之后大厅里立刻充满了此起彼伏的掌声与快门声。周防率先起身走到门口等待宗像和在场记者告别完毕,宗像在他的注视中走下高台,他们一前一后地在五层记者的包围下离开了会场。

 

两张纸上共写了四句话。

 

破坏也好,混乱也好。

宗像礼司。

关于我的一切,只有他能承受。

 

爱不一定是生死与共。

 

“真不像你的风格。”

宗像自然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无论是不符合要求的一句话还是如此直白的感情表达。

“我也完全不想像你的风格,周防。”

“哼。”

“哈。”

两人在昏黄的灯光下走进Homra二楼的房间。宗像走到书桌前放下拎包和新收到的一幅拼图,周防跟在他身后半步转身靠上桌沿,与宗像面向相对地站着。他的手插进裤兜半天只掏出了打火机,喉间滚出的不悦引来了宗像的目光。
宗像一眼看穿了周防的心思,转回视线时眼尾的笑意没能逃过周防刚好抬起的眼睛。他们站得很近,宗像把黧色风衣脱下时顺手甩进周防的怀里。他里面只穿了一件白色衬衫,领口解着两颗扣子。宗像一面把袖口挽至臂肘一面走去窗边,走动又停下的背影一路牵引着周防的目光。

周防从不掩饰对宗像的注视。

夜幕下的墨蓝玻璃清楚地倒映宗像的身影,他们默契地通过玻璃反射的镜光相视,片刻心神交流后同时移走了目光。周防低下头,两下从宗像衣服的内兜里摸出一盒Blue Sparks.

“剩下的两句,我会补上的。”

“无所谓。反正你断断续续说不出话的时候更可爱,宗像大人。”
宗像被周防意味不纯的称呼方式挑起兴致。他背对着周防哼笑一声,任由昨晚刚刚熨平的外衣继续搭在他的小臂上。扬手拉上窗帘后宗像特意走到周防面前停下,他仍然笔直地站着,指尖几乎擦着周防的双唇夹走他嘴角挂着的刚刚点燃的香烟。周防皱了皱眉,再次发出了不满的动静,重新把手伸进宗像的衣服口袋。由于靠着桌沿半坐的姿势,周防的身高比宗像矮了半头。宗像挺拔如常,注视周防动作的眼神流露出对于自己刚刚的小玩笑的满意。烟香缭绕,他并不急于把余下的大半根烟吸为屑烬。宗像看够了周防,留下一句话后踱步向门口走去。
“我很期待你的表情。”
他准备去吧台后面调两杯酒来。烈酒,龙舌兰。这样的气氛中,宗像按下门把的动作都显得暧昧。他拉开了一道门缝,回首只留给周防一个隐约的侧脸。

“楼下见。”

 

第二天上午草薙出云抓着周防尊训了很久。

下午淡岛世理一头雾水地接到了室长“买一套沙发、茶几、地毯三件套送去Homra”的指示。

 

官方Drama橱窗眼睛购物的播出定在了Kings大结局的前一天,赤青两组成员按照惯例在Homra酒吧一楼难忘今宵。

草薙出云和淡岛世理在吧台一侧偶尔谈谈工作,偶尔聊点私人话题。

再偶尔喊两句“伏见!”“小八田!”勉强制止住他们掀了一楼房顶二楼地板。

Homra的官方账号当晚被无数张照片刷屏:马丁尼的碰杯、昴的刀背和八田的滑板、两组十余个人围坐一圈玩的游戏卡牌。

 

在Drama播出的一个小时之内宗像礼司不出所料地再次迅速登上了热搜。

“今天周防尊亲到宗像礼司了吗?没有。”

 

二楼的宗像和周防一起看到了这个标题。下一刻宗像笑了笑,没等周防反应过来已经勾臂搂来了他的脖子。

他们的脸颊正如Drama里描述的那样——贴到彼此呼吸交错的程度。

“太近了。”

周防不介意多陪他玩一会。他单手插着兜站在原地没动,因为夹着烟的缘故,屈起的手臂只有掌心抚在宗像的腰侧。

他们相对拥揽地站着,不顾点燃的烟头记录着的时间流逝。

宗像从耳后到心口完全蔓延着周防的气息。他缓缓拖出长音,并未放松太多手上的力道。

“是。那么——”

周防环在宗像腰间的手臂一把收紧,二人贴近的小腹逼得宗像不得不前后虚错开双腿,站姿比以往更为优雅。

周防再一次满足了宗像的期待。

 

end

 

 

 

 

 

 

 

 

 

 

 

 

“...”

宗像礼司埋首在周防的颈窝起伏。周防的嗓音在贴近耳畔时显得尤其低哑;他用单臂足以整个圈住宗像,发热的手掌把宗像白皙的腰边捏出了红印。

宗像闻言加重了嘴上的力度。

周防随之加快了身下的速度。

 

宗像抱着周防流够了汗。周防扶着他从自己身上下去,在还没入睡的凌晨一点难得没有抽烟的欲望。

“下次请阁下记得把保险备全。”

“丢掉你烦人的敬语,宗像。”

他们完全放松地享受交谈,就着楼下忽大忽小的吵闹声用相互挑衅表达愉悦。休息片刻宗像接过周防递来的眼镜后从床头拿起手机,几个小时的时间使“今天周防尊亲到宗像礼司了吗”的话题热度充分发酵。评论里一眼看去只有热评第一位、热评第二位和整齐划一的“没有!”和“热评第一哈哈哈哈哈哈哈”排出的四五页队形最为显眼。

也只有热评第一位与其他发言的论调格格不入。

 

在首次有人发布周防尊和宗像礼司的绯闻消息时八田美咲带头转发:

“尊哥怎么可能喜欢那个青服的头头!”

现在依然是他的账号“八田鸦!”霸占了热评第一的位置:

“尊哥怎么可能亲不到那个青服的头头!!”

 

宗像半低下头,软长的碎发几乎挡住了周防正注视的侧脸和唇角的笑容。他又看了看那句“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切到后置相机抓着周防的手随便拍了张照,仅用几秒便把照片传到了个人官方账号“大义无霾”的首页并添加了话题tag。

“已发布”三个字弹上屏幕的同时手机被宗像丢去一旁。在几秒之后楼下突然爆发的叫喊和被褥窸窣中,周防揽着宗像的腰,配合地转头接下了他侧身拥来的一个主动的吻。

 


评论(13)
热度(156)
© 青衫Doub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