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Double

多数cp洁癖
楼诚 尊礼 盾冬 苏凰

bgbl都吃,偏爱HE
雷点多,性转生子bdsm为主,不一一说了

【尊礼】我们仍未知道宗像礼司的性取向究竟是什么

#偶像paro,尊礼,微草淡伏八


宗像礼司,德累斯顿集团第四分室的室长兼团宠,全日本所有女性心目中的高岭之花,Scepter 4上下全员誓死追随的精神领袖。自出道以来他所承认的恋爱经历始终保持为零,这一事实不仅满足了圈内无数少女对他的拉郎幻想,关于这个问题的衍生更上升到宗像礼司真实的性取向问题。


日本国内最大的娱乐公司德累斯顿集团分为七个部门,所有部门在行业内有所侧重也各有涉猎,正如“绿组”Jungle在几乎包揽日本所有电子游戏项目开发的同时,其中一员大将紫在美妆时尚界同样混得风生水起。
紫是从前组织“无色”跳槽过去的。

无色部门目前七零八落,另一位原成员夜刀神狗朗加入了“白米组”成为了美食界扛把子,其所担纲的热门综艺《七道狗朗味》每一季播出均风靡一时。人员轮换在部门内时有发生,Scepter 4现在的No.3伏见猿比古作为影视歌唱游戏三栖三一流选手,因两次不论真假的跳槽与出色的个人能力常年游走在风口浪尖。

 

Scepter 4与Homra分别为影视界与演唱界的两大巨头。青组S4以整齐划一的制式风格、颜值演技人品俱佳的牛郎团为招牌,入组条件非常严格。Homra则更为随性,但同样坐拥万千粉丝。宗像礼司与Homra的现任领袖周防尊所组的真人cp常年在关于宗像礼司的拉郎大赏中占据一席之地。虽然分属不同领域,二人在公共场合莫名其妙地针锋相对让敏锐地cp粉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所谓“双王当道”“相爱相杀”等词汇传遍全圈,也由此引来了两家唯粉与cp粉三家的捉对厮杀,直到有记者爆料出宗像礼司在Homra组内年末演唱会上诗朗诵的视频才稍稍平息了风波,关于周防与宗像二人真实的关系从此开始在明面上众说纷纭。

 

关于绯闻这件事,周防一向懒得理,闹得大了经纪人草薙出云才忍不住主动替他发表声明。宗像倒是经常辟谣,但有些谣言——比如与经纪人淡岛世理、得力爱将伏见猿比古和周防尊的传闻,偶尔作为日常生活的调剂也未尝不可。伏见曾经准备向室长申请批准发布官方声明,在敲开宗像办公室的大门看见室长一脸开心地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礼猿官糖!”哼笑之后立刻关门离开。

“哦呀,伏见君,你……”

砰。

……啧。当初到底为什么要跳槽过来。

 

宗像礼司和周防尊的争吵发生在十束和无色的纠纷之后。不顾宗像的劝阻,周防背着他摆了无色一道,整件事从头到尾把草薙忙到顾不上祖传酒吧的生意。之后爆炸舆论,再之后周防试图联系宗像,宗像再也没有理他。骚扰了几次百忙之中的草薙之后得到了来自淡岛的短信回复:“室长不见。”

几天之后周防听到了宗像远赴欧洲进修的消息,不比娱乐新闻的头条更先知道宗像的动态,这还是从未发生过的事。当晚他给宗像去了一条短信。

“出国?”

大约等了一个小时,宗像在争执过后第一次回复了他。

“我已经到了,周防。阁下的反应还是一如既往地迟钝。”

“还没消气吗。”

“不,早就计划好的事,没告诉阁下罢了。有什么事吗?”
“没有。什么时候回国?”
“还没决定。”

周防没再回复,宗像也没再理他。他在睡前又给宗像发了条消息,不等宗像回复,翻身睡觉。

“早点回来。”

之后周防基本每隔五六天给宗像发一条信息,内容无非是:

“宗像。”

“宗像礼司。”

“Scepter 4的宗像礼司。”

宗像在差不多半个月之后消了气,开始和周防在无聊的时候发跨洋短信相互骚扰。

 

他在欧洲呆了一年。在宗像走后的第三个月,周防成功转型为演员,团魂的麦克风正式交到Homra的天才少女栉名安娜手上。宗像外出的这段时间和周防在公众场合很少产生交集,二人不和的传闻传得天花乱坠,连草薙和淡岛都将信将疑地询问了本人才放心。直到一年之后宗像回国时和在外拍戏的周防不约而同地在同一时间到达机场,几句交谈再次在网络上掀起了舆论热潮。

 

出于种种原因,交到周防尊手上的剧本无一例外地避开了吻戏。宗像礼司是演技派出身,理论扎实、演技到位,明明拥有偶像派的长相与身材却从不辜负演技派的名声。作为一个专业的演员,他虽然不挑吻戏,但和各种男女演员将亲未亲的戏份无一例外地收视爆表。

观众似乎非常乐于享受这种若有若无的暧昧气氛。每次宗像新剧上映,热搜话题总会出现同样的词条:

“今天xxx亲到宗像礼司了吗?没有。”

 

同样出于种种原因,宗像礼司进入公众视野没过多久便成为了绯闻界的顶梁柱、舆论圈的领头羊。鉴于Scepter 4总是辟谣太快,旧的绯闻还没捂热乎就被官方打脸,新的绯闻也随之层出不穷。

周防尊清楚地记得宗像每一件绯闻持续的时间。在欧洲边进修边拍戏的一年内竟与三位女性、两位男性共传出过五条绯闻,当然无一例外地被秋山主管的官方账号“今天不吃红豆泥”否认。

 

关于宗像的性取向,官方从未回答过任何相关问题。宗像的智商高过天花板,即使套话也能轻松绕过避而不答,被挖个大坑便视而不见并让无良记者当场失去饭碗。宗像礼司对身边亲近之人暧昧的谈笑方式简直是狗仔队行走的提款机,与淡岛和伏见的绯闻热度居高不下也拜此所赐。有人曾屡屡以此中伤宗像炒作,然而热度总是炒起来一阵便很快冷却下去。

宗像对此的解释是清者自清,见热度下去便继续沉迷拼图,没有多加理会。

他不知道的是几乎所有关于他的负面新闻都是Homra出钱撤掉的。这也直接造成了Scepter 4的公关部和整体队伍格格不入地常年摸鱼。
其实伏见通过某鸦套出来了这件事。

但他不说,主动配合前组织把现任上司蒙在鼓里。

其实这个问题的回答隐藏在另一个问题的回答之中。宗像接受采访时曾进行过如下回答:

“会选择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呢?”

“这个问题暂时还没有考虑,不过应该会和彼此吸引的人在一起。是,通常意义上所说的‘喜欢的人。’”

记者不甘心,继续追问道:“那您喜欢什么样的人呢?我的意思是,标准是……”

淡岛上前两步向宗像微微鞠了一躬,直起身子的同时转向记者插话进来。

“抱歉,今天的采访就到此为止吧。” 


至于周防尊,在他对圈内各种身材相貌的女星都报以“哦”的眼神之后,没人想问他的性取向了。

 

宗像回国的第二天就出了事。他的爱将楠原刚在拍戏时出错差点划伤周防,网络上再次掀起了几年未见的骂战。事实上楠原的剑尖离周防的眼角还有相当一段距离,面对这种小场面,周防立刻偏头躲过并完成了最后的镜头,结束后没多看楠原一眼,而楠原则在一旁吓得当场哭了出来。

Scepter 4的公关部一天干了一年的活。

宗像礼司本人携楠原刚诚恳道歉的同时对他极力维护,Homra倒是一反常态地什么声明都不发,为此在酒吧里气得跺脚的八田被草薙拄肩稳稳按回了地上。

把家里那位和他家里那位吵下来可就不好了。

 

此时的酒吧二楼,周防尊正靠在宗像肩头,边看评论边看他看评论。

关于这件事的最权威通报账号“石板”下依然不乏有狂热粉丝发表“尊要是失明了我要Scepter 4整团回炉重造”的极端言论,评论里甚至有人写出了周防尊失明au的小短文并得到了无数回应。理智与非理智的言论交错得异常丰富,宗像看这篇下面的评论看了很久。周防陪他看了一会,毫无征兆地突然开口。

“心疼吗?”

“哦?阁下除了吃就是睡,视力完全不需要担心,有什么好心疼的。”
“我是说心疼他,混蛋。”
“哦呀?”

宗像略微偏头看向肩头矮自己一截的周防脑袋。

“我可以理解为阁下吃醋了吗?Homra的周防尊。”

“哼……我可以理解为你傲娇了吗?Scepter 4的宗像礼司。”

这个话题以周防同意为楠原刚发表“袒护”声明以及宗像坚称自己所说皆句句属实并没有任何所谓傲娇行为告终。

 

宗像又看了一些文章之后把周防尊的手机塞还到他手里,从茶几下取出还未拼完的半副拼图。

“你出国的那段时间传出来的绯闻,有真的吗?”

“哦呀,对我的绯闻感兴趣吗?”宗像感觉有趣。拼图摆了一桌子,周防被他的动作颠得头晕,直起身子拿了两片散碎的拼图块在指尖摆弄。

“绯闻都是假的,周防。‘真的’都被称为实锤。”

“我们之间也被人称作绯闻,宗像。”
周防话里有话,一句话冲击得宗像手中的动作停顿了一秒。几乎立刻他恢复了常态,但按下指尖捏着的拼图后没再拿起新的一片。

随之而来的是长久的沉默。差不多过了半分钟,周防把在手里快捂热的拼图碎片撒回桌上。

“周防。”

“宗像。”

……

“哼。”

“哈。”

在谁先说话这件事上周防一直让着宗像,反正谁先说结果都一样,两个人口头上认真较量的时候永远势均力敌。
周防在等他先开口,宗像习惯性地坦然接受了周防尊的礼让,吸了一口气后平静开口。
“怎么样,在一起吗?”
周防哼笑了一声,难得真心的笑意和听宗像说要在年会上转猴子时如出一辙。

“明知故问啊宗像。我们之前难道不算在一起吗?”

宗像偶尔会被周防突如其来的直球和伶牙俐齿打得措手不及,每次都用推扶镜框来掩饰表情。两个人自然而然地相处,默契到谁都没有提过这件事,即使二人以前经常见面,不经常同吃同住、偶尔同寝。宗像在这方面对周防相当纵容,极为注重规矩的他意外地不怎么把和野蛮人睡同一张床当回事。至于周防尊,一向是怎么舒服怎么来,只管家里人的感受,从不考虑外人的想法。

宗像下意识地推了推眼镜。

“那么我就当作阁下答应了。关于发表与我正在交往的声明,阁下有什么意见吗?”

周防哼了一声倒头枕在宗像的腿上准备午睡,又把自己手上的手机塞进宗像手里,没有回话。宗像单手按住了周防的脑袋没打算轻易放他休息,刚刚两个人同时开口喊了对方的名字,谈话才进行到一半。
“阁下刚刚想说什么?”宗像与周防单独说话时尾音轻挑的微妙语气自上而下漏进周防的耳朵,他低头看着周防尊的侧脸问话,仍然不轻不重地用力掐着周防的脑袋。周防尊闭着眼翻了个身,单手摸回去松松垮垮搂住宗像的腰,说话的同时呼出一口长气。

“没什么。”

 

“那个搂你腰的男人……”

“他连导演的腰都搂。”

“请你喝咖啡的。”

“是我请的客,周防。毕竟,收了别人的拼……”
“快跟你亲上的。”

“夜刀神君?打戏而已。虽然我的确很期待吻戏的拍摄。”

周防笑了一声。

 

第二天一早宗像礼司发表的《关于与周防尊正在交往的声明》几乎与周防尊不追责楠原刚并希望粉丝消停的声明同步发出。

网炸了。

草薙强行登陆周防尊的账号修改了措辞。

淡岛看到声明立刻拨通了室长的电话,在得到“未被盗号”“不是恶作剧”“感谢祝福”等回应后准备去找草薙出云探讨人生。

“早就跟你说过了,小世理。是是,十碗红豆泥……”

两份声明的浏览量均呈指数攀升, 周防尊紧随其后又发表了同居声明。

网又炸了。

毕竟离宗像回国才两天时间,前一天还在炒作 “你死我活”“剑拔弩张”“兵戎相见”之类的文章,后一天就被双份声明踩在脚下。

从此周防尊的每一个绯闻不仅辟谣还要把营销号和倒贴来的几流明星追打到底,草薙的生活再次陷入忙碌。而关于宗像礼司的绯闻从此几乎销声匿迹,Scepter 4的公关部回归正常摸鱼状态。

 

当天下午的双人发布会周防尊与宗像礼司双双缺席,分别由草薙出云和淡岛世理代为出面。关于他们究竟正在哪里做什么,草薙出云表示不想多说。

“性取向”仍然是全场最关心的问题。

“这个问题已经没有意义了,下一位。”

“既然宗像室长是男人的话……没错,一直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大概……他们认识之后的三天之内吧。”
“他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呢?”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从他们各自的表现来看,在一起只是一句话的事。”

 

当晚的热搜关键字:
1.周防尊 宗像礼司
2.三天之内
3.宗像礼司的性取向

4.周防尊的性取向

5.淡岛世理

……

12.草薙出云

 

此时的酒吧二楼,宗像和周防坐在床头的垫子上,周防边和他一起看下午发布会的视频边看他笑。

没人知道宗像礼司多会谈恋爱。

当然,这里的“谈恋爱”包括周防尊和宗像礼司从认识的第三天起到没有正式“在一起”之前的所有时间。

当所有人都以为宗像礼司会贯彻学院派的作风,中规中矩地恋爱、订婚,结婚生子时,周防尊这么见过世面的人已经在被宗像经意或不经意的一举一动撩到掉烟了。

 

两天之后宗像礼司的特约访谈由他亲自出面,淡岛世理和草薙出云在镜头外进行全程记录。

“我记得您曾公开说过讨厌周防尊先生“粗鲁野蛮”的做派吧?”
“是。”

“您曾经也说过会选择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是。”
“可是您与周防尊先生刚刚公开恋情。”

“是。”

“那么您对于前两个问题的陈述……”

“依然做数。”


end


评论(12)
热度(337)
© 青衫Double | Powered by LOFTER